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浮光掠影 > 读书笔记

《我是猫》一只话痨猫的世间吐槽

周政 2020-09-02人围观
简介我是猫,还没有名字...

 

这本书能让我读书读到犯困(也许是翻译问题),因为开始阅读的内容全是生活方方面面的杂文,但我还是耐着性子攻读了下去,回头一望小说里那些生活中的琐碎背后竟全是对现实社会的强烈讽刺。

 

小说中的每篇文章都可以独立成章,和其它文章毫不冲突,这真是厉害。

正如小说出版序言里所说:“《我是猫》象海参一样,不易分辨哪是它的头,哪是它的尾,因此随时随地都可把它截断,进行结束。”

读后静下心来细细回味,你能感叹到作者夏目簌石用辛辣幽默的写作技法去暗讽现实社会的丑陋面目。

 

简述一下全书内容:

以“我”(猫)为叙述方式,以“我”的见闻和评论构成内容。

“我”的出生为开头;“我”因喝了啤酒掉进水缸淹死,小说随即结束。

全文就是用一只猫的视角去旁听几个人的“吐槽”并还原一个真实的社会。

 

吐槽即是文中苦沙弥和身边的几个知识分子在书斋中的高谈阔论,胡诌身边的琐事,也是作者讥笑这些“百无一用”的书生,只会纸上谈兵,实际什么事情都没做出来。

整部小说主线围绕在金田小姐的婚事说起,金田家相中了猫主人苦沙弥的得意门生水岛寒月,于是金田夫人便来到苦沙弥家来打探寒月的信息,家庭背景为实业家有钱人,所以自认为高人一等趾高气扬,以为穷教书匠苦沙弥会阿谀奉承,谁知苦沙弥自恃清高,对做学术的教授学者很是尊敬,但对实业家的尊敬度是很低的,更何况金田夫人诸多不礼貌的举止,碰了一鼻子灰不欢而散,走后苦沙弥给金田夫人起外号“鼻子夫人”(因为鼻子特大)。但其实寒月并没有意向要答应这门亲事,甚至连对金田小姐的爱慕之情都没有,完全是金田夫人单方面的意向,我女儿这么优秀,家世又怎么好,寒月是不是三生有幸感激涕零的来娶我女儿。甚至还盲目自大的加上了筹码,娶我女儿必须是博士。

 

金田一家因此事大受挫,什么信息都没得到,有愧于实业家的身份便怪起了苦沙弥,于是心生连环计,先是托苦沙弥家旁边落云馆里的学生骚扰苦沙弥,再派人到家门口嘲骂苦沙弥,甚至派人在苦沙弥家墙外偷听谈话,以及安排学友铃木做说客劝说(铃木是苦沙弥以前的同学)等等。

苦沙弥被三番五次的折腾整的坐卧不安身心疲惫,金田老爷却得意洋洋地说:“……这个家伙……不久将来,总会投降的呢。”一副奸诈、凶狠可憎的面目暴露无遗了。

 

苦沙弥一生安贫、正直,教书十年与金田老爷素不相识,只是怠慢了他的老婆就被怀恨在心大动干戈的攻击,也因此连“猫”也觉得金田是“最坏的人类”。

 

后来寒月向苦沙弥告别说家里有事要回家,再回来时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婚结了,当然,新娘并不是金田小姐。

这个结尾多少有些大快人心,拍案叫好。


 

期间还有一段山药被偷的事件细嚼也是蛮有趣味的。

话说一夜,苦沙弥家夜里进了贼,猫想劝阻却因胆怯而默不作声,苦沙弥家里真是太穷了,贼进卧室里偷腰带注意到一个大木箱子,误认为是什么值钱的宝贝,但其实是苦沙弥夫人放里的山药,暂放在了身边。

第二天苦沙弥报警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案件被侦破,警察带着小偷到家里道歉,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苦沙弥向小偷深深鞠了一躬,他把小偷当警察了。

 

细查历史,明治时期的近代日本是一个军国主义气味很浓重的国家,它广布侦探和警察,钳制人民的行动,禁锢人民的思想。

作者借用书中的人物苦沙弥极为鄙视的诉说:“侦探是和小偷、强盗一个族类的东西,奇臭无比。”揭露了警察制度镇压人民、剥夺人民言论思想自由、草菅人命的反动本质。侦探“为了搜索证据,什么都做得出来”,“他们甚至罗织虚构,陷害良民”。作者通过他们指出,真正的罪人是警察,真正的疯子是侦探。苦沙弥质问:“良民出了钱雇用的人,倒把雇主陷罪,不是十足的疯子是什么呢?”迷亭用推想未来的滑稽趣谈,进一步对警察制度作了抨击:“到了那个时候,警察要提了棍棒在街上巡逻,和打野狗一样扑杀天下的公民了。”

作者借助小说里的几次交谈就刻画出了这一段黑暗的历史。

人类不会在猫面前隐藏自己,所以猫眼中观察到的世界才是人类最真实的一面。 

细说一下主要人物:

 

苦沙弥:

本书主角,猫的主人,一名中学英语老师,胃病体虚常吃药,性格顽固还有一些神经衰弱,而且还是以作者本人夏目簌石为原型创造的。

学校毕业九年,估计不到30,挑剔易怒,深居简出的生活方式,五六十岁的错觉。

唯一优点:热爱知识。

和朋友聊天,总是不忘强调知识的可贵,但当需要表达见解时却说词穷说不出话。

虽然酷爱买书,即使生活再拮据,妻子再不满,也要赊账买书,但读书学习的真相却让人大跌眼镜,猫眼观看他在书斋里摊开书本,读不到两三页就犯困,别人以为他在用功,其实只是在大睡午觉,还把口水流到了书本上...

 

苦沙弥夫人:

同样有夏目簌石的妻子夏目镜子的影子,不擅长家务,爱睡懒觉,性格大大咧咧,甚至还有点歇斯底里,在日本男尊女卑的明治时代,镜子的行为不太能被大众所接受,甚至冠以“恶妻”的名号。

特意改为性格愚钝,气量狭小的女性。算是文人的方式对现实表达内心的不满,却又束手无措的恶作剧吧。

 

水岛寒月:

苦沙弥的得意门生,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堂堂的理学士。

研究“橡子的牢固度及天体运行”,“吊脖子力学”之类的课题,尽是些异想天开,完全不着调的东西,最近要起草博士论文,题目《紫外线对青蛙眼球的电动作用之影响》,为了找出一颗符合实验要求的仿青蛙眼球,他就整天在实验室里磨玻璃球,据他本人估计,至少要磨十年才成。

寒月还是个多情种,长了副美男子的模样,只可惜前阵子吃香菇磕掉了一颗门牙,这对他搞恋爱带来了不利的影响,他每次到苦沙弥这里,总是喜欢说些女人喜欢他这种半真半假的话,或者是讲些社会上的琐事,要不然就胡诌一些耸人听闻的事儿,说够过瘾了才回去。



 

金田老爷:

财大气粗,仗势压人。

起身于高利贷,“穷凶极恶,又贪又狠”的大资本家,拥有大量的财产。

他的“堂皇富丽的公馆”,与苦沙弥的“暗黑的洞窟”恰成鲜明对比。

他发财致富的“秘诀”是“要精通三缺”,即缺义理、缺人情、缺廉耻。

“把鼻子、眼睛都盯在钞票上”,“只要能赚钱,什么事也干得出来”,把金钱看得比生命还重要。金田依仗自己的财势,成为社会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迷亭:

没心没肺无厘头,唯恐天下不乱的美学家,一天到晚就会开玩笑,胡说八道,即使胡说被人拆穿了,也能继续厚着脸皮胡诌下去。

 

独仙君:

痴迷于哲学和禅道。

整天爱胡言乱语,自称是哲学家,总说着一堆似是而非的哲学道理,偏偏这么古怪的哲学家还有自己忠实的追随者,还有自己的弟子。

 

越智东风:

此人性格老师,但特别喜欢附庸风雅。

 

铃木:

学子出身,却唯财是命,崇拜金钱,唯利是图,损人利己。

毫无学友之情,甘愿做金田老爷的走狗,两次来到苦沙弥的家里做暗探。

2004年11月以前为夏目漱石,现为日本医学家野口英世

 

夏目漱石可以说是日本国民度最高的大作家之一,绝无异议,毕竟他可是被印在日本1000元钞票上的男人,铁粉鲁迅都曾评价“当世无与匹者”。

一位喜欢猫喜欢的不得了,竟然利用对猫的观察,写出了这么一本重量级的世界名著。

《我是猫》中运用了大量的古今东西哲人达仕的名言,其中最熟悉的莫过于中国的古典文学,可见夏目簌石文学功底的深厚。



 

节选

 

世人褒贬,因时因地而不同,像我的眼珠一样变化多端。我的眼珠不过忽大忽小,而人间的评说却在颠倒黑白,颠倒黑白也无妨,因为事物本来就有两面和两头。只要抓住两头,对同一事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是人类通权达变的拿手好戏。

 

人哪,为了消磨时间,硬是鼓唇摇舌,笑那些并不可笑、乐那些并不可乐的事,此外便一无所长。

 

我们猫就单纯多了,想吃的时候就吃,想睡的时候就睡,生气的时候大发脾气,伤心的时候嚎啕大哭。日记这种无聊的东西是绝对不会写的,也没有什么写的必要。

 

尝遍人间甘辛味,言外冷暖我自知。

 

一切安乐,无不来自困苦。



个人博客,个人网站,个人日记,读书笔记,有趣的人,周政博客,周政网站,周政,博客

文章评论